[大一大二]两年与我

in 守住话筒 with Views: 6,232

现在已经是大三上的10月了,但我突然想来写一点大学前两年的经历。

为什么现在突然要动笔了呢?一是因为打算每学期/半年来个总结,之前没记录,因此现在一并补上;另一方面,最近的一件事情让我忍不住要发表一点意见,而这意见的内核恰也可以说是我大学两年体验的底色。

有一门必修课的A教授德高望重,反正很大佬就是了。因为某原因,我缺席了他的一节课,课后同学跟我说A教授在上课时,当着四十多个男女同学的面,说“我以前从不招女生,后面别人说我我才开始招一点”。在课上提到这一点的原因,我暂且蒙在鼓里,存疑。令人惊讶的是,在这一周的课上,我又亲耳听到了他说出这句话。他还说,“有的同学实践能力很弱,只会学点理论、笔试考高分。你们可不要高分低能哟。”这句话重复了好几遍,大家作沉思状。然后,高能来了——在安静的气氛中,他补充道,“我可没有说是女生哈。”

就……怎么说呢,小F在我旁边翻了个白眼,我们这桌的两个男生都脱口而出,“本来没有想说女生怎么样的,你这样一补充反而聚焦女生了。”

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大人、一个前辈针对性别的区别性“想法”。当然,如果是男生看到了我的描述,可能会说“是你们自己太敏感了”。但作为某种意义的强势一方,发表任何意见都会有因为没法设身处地而造成的桎梏。就像,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,还有一个老师,他会回应男生提出的想法,但是当我大声提出想法,他永远没有正面回应,只是沉默两秒,等着下一个说话的男生打破沉默,仿佛你说的话没有内容没有价值。

其实不管在任何方面我都是个温和派。从小到大在生活中得到的爱太多了——可能是性格比较讨喜,总能收到来自父母、老师和同学的正反馈。甚至读了十二年书只被老师批评过三次,小、初、高各一次。天生的开朗性格和后天的温室环境让我无法爱憎分明,甚至没有任何讨厌的人、没有什么强硬的观点立场。这也是为什么我议论文一般写得没有记叙文好。但是这次梳理大学前两年的经历后,我很想说一说女生作为少数派,在学习理科、进入信息技术领域后的体验和感受。

当初文理分科时没有强烈的倾向。选择理科后,有同学对我说“我以为你会去学文”。的确,作为一个在语文、英语应试上表现不错的女生,要是数理没有达到最顶尖竞赛选手的水平,就总会让人以为她的数理很struggle。当然,我还是没有struggle的,甚至参加物竞表现也不赖。2018年的全国卷一卷很简单,但我跌入了历史性底谷——这时,某男同学冒出来说,“我以为这套卷子很适合你考出好成绩”。这句话啥意思,我一点也不想解释。即使你高二高三成绩一直很不错,总有人带着一点偏见,“很像那么回事儿地”设想着学理女生的水平。

高考后选择专业,机缘巧合下进入了正如日中天、受到热捧的信息技术类学科。这又是一个女生只是少数派的选择。即使历史上第一位代码编程人员是女性,阿达·洛芙莱斯(Ada Lovelace),当今的信息技术行业和专业里还是男生更多的。在我们学院,男女比还稍好一点,2:1,但是女生仍有点自信心不足或者是胆怯,上课时倾向于不发言、往后退。

在大一时,除了程序设计基础课学C语言编程,其他的课主要是数理基础,如微积分、概率统计、线性代数、大学物理等。我成绩不错。大一时感受到的压力主要是“高分低能”这个词。只要有老师善意提醒实践编程方面要加强训练的问题,我就会脸红,即使也实践了很多,但就是觉得技不如人。大二时开始参加比赛,经历了一些挣扎和磨折,幸而最终成果尚可,终于积累了些底气,有勇气说出一点“宣言”了。我的感受,和《人物》对抓马坤姐姐的采访文章中的一些文字契合:

“不要因为自己是一个女性而道歉。”

“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,女性总觉得自己只有准备了120分才有资格去要一个机会,但是男性有可能只做了60分就说,我超级棒,我超级厉害。年轻一代的女性,不是缺乏技术,而是她们已经被训练成一个自我保护的表演体系。社会教我们,你不要太咄咄逼人,你要谦逊,不可骄傲,打无准备之仗。”

“她不想盲目鼓励这位女孩要自信。她认为,空讲是没有意义的,女孩的自信和判断力要靠自我经历获得,一次一次危机处理,一次一次在工作中证明自己可以跳得更高,那种确信感才会越来越强。”

“学无止境,鲸鱼再大,切成沙西米,总有吃完的那一天,也是另一种聚shi成塔的表达呢。”

(抓马坤姐姐原名周沫,花名Drama Queen。她很优秀,是第一位进入美国一线大歌剧院的亚裔女性导演。如果你想听听她的故事,采访原文:《年轻一代的女性,不是缺乏技术,而是不敢骄傲》

总结来说,是两点:

其实大一、大二上稍显平淡,大二下很struggle。课内任务很重,加上参加作品赛有额外的开发任务,时间紧、心理负担重。感谢mammy和daddy,TA们是我的情感支撑,“那些滋养你的使你更加强大”。可能正因为TA们的情感滋养,这学期再次回到校园时有同学评价我“气质有了些微妙的变化”。我自己觉着,是更笃定自信和淡然宽容了。当然,站着说话不腰疼,作为再没有参赛压力、有时间追随内心去捯饬一些别的focus的幸运儿赶紧闭麦

非常感谢大一大二这两年,遇到了几个照顾我的前辈,合作了几个很靠谱的小伙伴,读了几卷书,行了一点路;两年,我从只会用Office到触摸网安前沿。我没有任何不满意和需要抱怨的地方,已经很感激了。

有了正反馈,对于专业的信念感也越来越强。比如10月我竟然不喜欢睡觉了,精力爆好;真正体验到,因为自身需求驱动产生的做事儿的热情是多么棒。

现在,作为大三学姐老油条,对自己的期许主要是两点:

也想鼓励所有因为缺实践而自卑的男生,因为性别而胆怯的女生,我们大家都一起大胆地往桌前坐吧。


最后,希望在网安这个方兴未艾的学科领域,我们能互相支持,不刻意judge,多理解对方、交流学习。网安可以走的方向有很多,偏理论研究偏实际应用,偏算法偏实战。我们是网安成为一级学科后的黄埔一代。

Bravo!

Responses
  1. 是否今天应该dissA教授+1了?

    Reply
    1. @NULL

      是啊,我说说文字打到一半收到了你的评论

      Reply
  2. HOWARD

    性别不应成为奋斗人生路上的障碍,女孩子一样可以卓越。2020年诺贝尔奖得主好几个都是女性。为博主加油!

    Reply
    1. @HOWARD

      哎呀,鼓励得太过啦,有点起鸡皮疙瘩😅

      Reply